• 第三百一十九章:宙船

  • 发表时间:2017-01-18 00:08 | 女性网 | 点击数:
  • 笔趣阁 > 仙道横行 > 第三百一十九章:宙船

    第三百一十九章:宙船

     推荐阅读:太古神王、全职法师、我欲封天、完美世界、造化之门、大主宰、魔天记、帝御山河、红色仕途、儒道至圣、星战风暴、择天记、女总裁的神级保镖

        一秒★小△说§网..Org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      大船极为宽广,长达十余里,宽达二三里。

        横江自幼生长在中土帝国西北墟城当中,那墟城位于大漠之内,虽是一座偏离的城池,却也是方圆数千里的大漠当中,唯一的一座大城。数千里疆域之内,大漠居民,若想采买诸多物资,都得前往墟城当中置办。

        可就连墟城,也没有长达十余里的城墙。

        唯有仙门中人,才能将一艘舟船,建成长达十余里,宽达二三里的模样,且离地悬浮,高飞在空中。也唯有仙门中人,能将一艘舟船,建设得层层叠叠,诸多建筑远看是船上的桅杆,近处一瞧,方知是笔直向上的高楼道塔,高的有上百层,矮的也有数十层,似塔楼丛林一般,错落有致,令人喟然生叹。

        这何止是舟船,简直是一只能翱翔在星海宇宙当中的宙船。

        仙门典籍里,早有记载,能够飞天遁地,追星赶月,在宇宙星海当中行驶的船只,自古以来便叫做宙船,有宇宙仙船之意。

        横江远远一看,便见得这宙船当中,不仅有高高的道塔,亭台楼阁,有飞檐画栋,更有纵横交错的街道,以及在街道当中,来回飞驰的仙门中人。甚至还有一条条蜿蜒的溪水与小河,在宙船上奔腾流淌着。

        以横江的智略,只需远远一瞧,便能看得出来。宙船当中的潺潺流水,必定是仙门高手以精纯的水法,在高空聚拢水流。可如此诸多溪水河流,滔滔不绝,日以继夜不停的奔腾,需水极多,此般手段,至少也要纯阳仙人以上道君,才施展得出来。

        宙船当中,至少也生活了数以万的仙门中人,,比起他一路往西飞驰而来,所看到的人烟稀少,地面荒芜的深渊地狱景象,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      “好一座仙门宙船!”

        横江暗自赞叹一声,飞进宙船当中。

        他刚刚来到宙船周围,就有身穿金丝铠甲的仙门中人,看身份似乎是宙船上的卫士,他们犹如流星飞驰一样,飞到了他身边,将横江团团围住,问横江从而何来,来到此地所为何事。

        这些把横江围住之人,一个个神色警惕,凝神戒备,似乎很怕横江是深渊诸魔变化而成,前来此地探索底细的深渊诸魔细作,故而问的很是仔细。

        直到横江将那九崇山道君争千秋的玉牌拿了出来,给周围那些金丝铠甲的卫士仔细验证了,再说出了前段时日,翟青衣道君半路受到魔女拦截,导致众人失散一事。周围之人才肯相信横江,把横江放入了宙船之内。

        一座浩瀚大阵,隐而不显,将长达十余里的宙船,护卫在阵法当中。

        若非有金丝铠甲卫士,领着横江按照阵法方位,左饶右绕,飞进船中,一旦横江妄自闯入此地,若是一不小心引动了宙船周围的阵势,只怕眨眼间便会灰飞烟灭,身死道消,自此仙道成空……

        船中街道纵横,建着诸多店铺,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,一个个行色匆匆,与仙道世间里颇为闲情逸致的厦门中人,截然不同。

        “此地与其说是仙门营地,还不如说是一座城池。周遭街道,纵横交错,周围建筑,雕梁画栋,若论排场,比起我师门宣明道场,不知强了多少倍!”

        横江飞进宙船当中,朝船上街道景致,稍稍打量了一番,便寻一个走在街上的仙门中人问了路,三言两语便认准了目的地,前去登门拜访。

        这一艘大船,叫做三宝船。

        横江即将要拜访的大殿,也叫做三宝大殿。

        这三宝二字,对于仙门中人而言,实则很好理解。

        仙门中人,自有三宝,名作道宝,经宝,师宝。

        所谓道宝,即为仙道之宝,生大智慧,得大清静,持的是道心,将的是根性。经宝则是法诀,经文一类。而师宝,则是师门法统,门中长辈。

        这宙船当中的大殿,以三宝为名,正好符合仙门大义。

        横江在大殿门口,稍稍驻留了片刻,便从衣袖当中,拿出一张金箔,就地取材制造成了一张拜帖,写上自己的名字与来历,交给守卫三宝大殿的仙门守卫。

        那人得了拜帖,就让横江在门外稍等,随即走近了殿中。

        横江站在殿外,等候了约莫一个时辰,那拿了拜帖走近殿中果断仙门侍卫,才再度回到门口,对横江说道:“殿中使者,今日另有其他事情,出门而去。使者暂且没有回到三宝大殿,你不妨在这宙船当中住下,稍等些许时光。”

        横江问他,殿中使者,需要再过多久,才能回来。

        那守卫大殿侍卫道:“使者偶尔会云游四方,我也不知道使者什么时候能够回来。不过,按照以往的惯例而言,短则三五日,长则两三月,使者必定回到宙船大殿,阁下稍安勿躁。我三宝大殿,已替阁下准备好了暂住落脚之地,稍后便有侍女,领阁下前去暂住。”

        横江心有疑惑,直接就问对方,是否可以将宣明道场众人在深渊地狱里的下落,告知于他。

        可那使者却说,他只是守卫在殿宇之外的门卫,对于横江所问之事,他一概不知,还需等到殿中使者回来之后,才能问一个清楚。

        横江别无他法,只得顺应这使者的说法,在这宙船城池当中,暂且住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住店之时,横江闲来无事,便在城池当中,四处闲逛。

        街中一片祥和,虽有诸多店铺,贩卖飞剑法宝丹药法衣一类的仙门宝物,可一切卖家皆是井井有条,全无凡俗世间那等恃强凌弱,强买强卖的场景。

        横江四处逛了逛,不知不觉之间,已是来到了一座类似于藏经楼的阁楼建筑面前。

        这阁楼大门口,站着一个约莫只有道徒修为的仙门中人,手中持着一柄令旗,正在对着街中之人,大声吆喝,道:“快来看一看,快来瞧一瞧,走过路过,机会不要错过。本店大量出售仙门法诀,各方道场的修行秘法,因有尽有,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本店办不到,过了这个村,就没有了这个殿。”

        竟有仙门法诀贩卖!

        此等叫卖的声音传来,即便横江道心极为坚定,也惊了一惊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当横江现街中往来的仙门中人,对于这阁楼里的叫卖声,已经是熟视无睹,见怪不怪的时候,横江也只淡然摇了摇头,脚步不停,从这阁楼前方大步走过。

        不料,一道清风,从阁楼当中吹了出来,束缚住横江的脚步,将他拉扯到了阁楼当中。

        “客官请留步!”

        站在楼中柜台后面的掌柜,朝横江拱手施礼,道:“未经道友允许,就将道友引至殿中,多有得罪之处,还请道友海涵。不过,我把道友引来殿中,也完全是一番好意,我看道友修为不高的,道行浅薄,显然是一个步入仙门,不满百年的仙门修士。我看道友气宇轩昂,一看就是人中龙凤,卓尔不凡,这才把道友招到殿中。道友只需在我店铺当中,任意购买些许仙门法诀,定能平步青云,早日修至神魂境界,甚至直达纯阳仙人也不是没有可能。我看道友五行属于金,最适合修炼剑诀,施展锋芒毕露的剑道手段,我手中这一本天罡御剑术,则正好符合道友的天生五行属性。”

        听闻此言,横江微微一笑,也未曾立即拒绝,而是走进了店铺当中。

        果然,这店铺和那掌柜的说的一样,真的是各种仙门法诀,应有尽有。横江将这店铺阁楼上上下下都看了一遍,虽没能看到诸多秘籍中书写的具体文字与内容,却大概的阅览了一番诸多秘籍的名字,竟然现了有些秘籍之上,竟然堂而皇之的写着春秋剑印、凤凰晒翅之法、太乙庚金剑气,等等名目。

        这等法诀,在横江从6慎那里得到的凤凰晒翅之法当中,都有记载。

        “莫非仙道世间里的法诀,到了这深渊地狱,都成了不值钱的东西?”

        横江心中生疑,不再在这店铺当中多留,辞别而去,回了那三宝殿安置给他的院落,稍作休息。

        不知不觉,夜幕降临,天色已晚。

        横江正在房中盘膝打坐,眼观鼻、鼻观心,心如止水,突然间不知为何,竟是遁入了梦境当中。

        这梦境正是前段时日,横江骑着飞马,在深渊地狱当中,日以继夜赶路的画面。

        横江梦到自己,正在赶路,坐下飞马扇动着羽翅,急飞驰,可那魔女却从后方暗红诡秘的天宇深处,追杀而来。

        如此诸多画面,犹如昨日重现!

        梦中景象,真实得令人不知深处梦中。

        就连横江这般道心坚定之辈,也浑然不觉,他只以为自己还在赶赴营地的路上。

        横江以为数日之前,才和那女鬼道君在阵中激战了一场,如今再度启程赶路,却又被那道君境的鬼修,追杀而来,浑然不觉这只是梦。

        “休要再跑!”

        女子只伸手指了一指,已将飞马禁在了空中,犹如一座雕塑,动弹不得。

        飞马被法术定住,无法扇动羽翅,自然往下坠落。横江见此,赶紧对飞马施展出一道飘羽术,使这一匹数人高的飞马身躯轻如羽毛,这才让飞马飘在空中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与阁下素不相识,阁下为何要缠着我不放?”

        横江凝神戒备着,已是认出来了眼前这个女子,就是那天夜间,出现在山中,闯入九脉求魔剑阵里的鬼修道君!

        若是昨夜诸多护法神将,没有被血月的月光烧伤,横江还能施展五行法术当中是水法,召集一团雾气,再令护法神将潜入雾气当中,把九脉求魔剑阵布置出来。此剑阵里的诸多玉剑,虽已生出裂纹,却暂且未曾损毁。凭着九脉求魔剑阵,横江虽胜算依旧不大,却有一战之力。

        以实力而言,横江没有半分可能,胜过对方。

        仙门修士与道君之间,差距犹若鸿沟。

        女子娉婷一笑,问道:“别人都说我很美,还说这世间任何男子,见了我之后都会怦然心动。为什么那天晚上,你我在山中相见,你不仅没有对我生出喜爱之心,反倒是对我拔剑相向?我对你捏花微笑,你却持剑要杀我?”

        横江沉默不语,敌强我弱,他如何是好?

        今夜梦境,实在是太过于真实,即便那横江历经千世万世的轮回,也难以分清楚这梦境到底是真是假,难以自拔。

        魔女质问了横江一番之后,却像横江往日遇见的敌人一样,要对横江痛下杀手,而是一件一件的脱下了身上的衣服,在横江面前挑起了极为挑逗,最是艳丽妖魅的舞蹈,让横江只感觉到胸膛当中,似有一股难以抑制的烈火在胸型燃烧。让他口干舌燥,心中烦闷,一时间心中浴火翻腾,已然察觉到衣袍下端,生出了变化。

        横江心中惊诧,猛地低头一看,却现下身长袍,支撑起了一个小帐篷。

        他竟是……

        竟是硬了!

        横江已不知有多久,不曾有过这样的反应。

        七岁离家,颠沛流离十数年,曾经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女子,也曾经历经了多种多样的情感。

        当年横江在中土帝国皇都之时,年纪尚小,虽然和丞相府的小姐洪馨菡青梅竹马,却因只是小小少年,未曾熟知男女之事,故而也只是两小无猜,和洪馨菡之间,也只算留下了一段难忘的少年情怀。

        横江被那成碧君陷害,被迫离开了中土帝国皇都之后,随着年岁愈大,也越的明白了男女之间的情爱之事,其后也遇到了一些女子,自然而然,也有过分分合合的感情,江湖儿女,聚散犹如浮萍,缘聚缘散,都是理所应当。

        横江修仙问道十余年,如今已绝非不知人事的纯情小处男,他要曾见识过不少女子,如今魔女在横江梦境当中,一件一件的脱着自己的衣服,这让横江尘封已久的激情,竟是有了星火复燃,即将烈火燎原的趋势。

        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!”

        横江紧逼着眼睛,默念着两句口诀。

        这两句话,并非是源自于横江的师门宣明山,也不是来自于6慎的扬帆之法。而是横江在师门典籍当中,看到的有关于佛门的两句话语记载。这两句话语极为简介,却意义深刻,讲述的都是让人摒弃欲念,心如止水的法门。

        佛门,在仙道世间诸多道统法脉当中,对于修行一途,本该最有造诣。

        可如今横江念诵着佛经,却全无半点用处。

        即便横江在梦中惊醒过来,明悟自己是在做梦,却也一直被绊羁在梦境当中,无法醒来。

        “必是魔女暗地里对我施展了诡秘的手段,才让我在睡梦当中,梦到了她脱衣服的画面。我只是维持本心不失,不中了这魔女的算计,她的奸计就无法得逞!”

        横江心中念道,原本波涛汹涌的心绪,渐渐的变得心如止水。

        不知不觉,梦境变幻,横江梦中已是一片蓝天白云,碧海青天的祥和景象,至于先前那个在横江面前脱去了衣物,正在跳着妖骚魅惑舞蹈的魔女,则不知道从何时开始,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      当梦境里太阳下山,明月升起的时候,横江才醒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喔喔喔……

        不知何处公鸡打鸣,响彻整个宙船。

        横街自梦中醒来,翻身坐在船上,心中想道:“好一个魔女,半路拦截翟青衣道君,让我等来深渊地狱征战的仙门中人无所适从倒也罢了,这魔女竟然在我们这些后辈仙门修士身上,施展诡秘手段,若非我心念坚定,谨守道心不失,只怕已经被魔女这番手段,损毁了自身道心。一旦道心损毁,必当元气大伤。我本就天赋平庸,如若元气大伤,久不能愈我从今往后,若再修炼师门仙门法诀,必定是难于登天。不亏是魔女,真是好狠毒的心肠。”

        横江心中喟叹,洗涮一番,沐浴更衣,在坐下读书,打坐练气。

        这等习惯,他已经持续了多年。

        不过,横江静心休息之时,却未曾现,远在十几万里之外,一座荒芜光洁的石头山顶之上,那曾经半途拦截翟青衣道君的魔女,正在山顶摆设出一座玄之又玄的大阵,手中持着犯贱,身前点着香火,正在开坛做法。

        噗嗤!

        一口鲜血,自魔女口中喷出。

        “我这凶魔入梦的手段,竟然出师不利,莫非早在我之前,就有人曾经对横江施展过凶魔入梦之法,这才使得横江潜意识当中,对凶魔入梦的手段,已经有了抵抗力,这才能经受得住我脱衣服的诱惑?不论如何,他连凶魔入梦的魔道手段,都能抵挡得住,足见这横江道姓坚定,世间少有。”

        魔女虽口中喷血,眼神却灼灼亮,神采奕奕,只远远朝不知多少万里之外的6晨曦,施展了一道飞鸽传讯之术,说这横江的道心人如何如何沉稳,又说横江为人处世,如何如何成熟稳重……

        道君施展的飞剑传讯之法,比起寻常仙门中人的传讯手段,不知要快了多少倍。

        6晨曦只在三日之后,就见到了魔女传送过去的信笺,当6晨曦知道魔女曾经在横江面前,脱掉了衣服,要用女子**手段,来勾搭横江的时候,6晨曦也禁不住掩口直笑,也不知是在嘲笑他的魔女姐姐不知廉耻,还是因横江不被魔女**的那木头人的状态,给刺激到了。

        横江不戒色,宁缺毋滥。

        正如横江不戒酒,也是宁缺毋滥。

        横江在没有喝道独孤信亲自酿制的灵酒之时,横江可以滴酒不沾。故而,当他在没有遇到令他怦然心动的女子之时,横江自然也是可以和女色绝缘。

        这几日间,横江都在三宝殿给他安排的殿宇楼台当中,安安稳稳的修行,可是时间拖得越久,他心中就越是不安稳,也就越的心忧师门前辈过得安稳。

        “十年不见6青皇师叔,也不知师叔如今过得,是否安好。”

        横江第一时间,自然就想起了6青皇。并非是横江对师门其他前辈,有什么意见和矛盾。实在是横江对与张空阙、独孤光等师门前辈,自从拜入师门以来,就从未见过,自然也称不上有多少真情实意的牵挂。

        “算卦咯,算卦咯。”

        一道大声吆喝的生声音,自接到远处传来。

        横江听闻这人声音当中,暗藏着几分不为人诡秘音律,便暗暗朝着那算卦的地毯方向,步行。

        早有许多仙门中人,围绕在了摊位旁边,找这摊主卜问吉凶。

        这算卦的摊位老板来者不拒,不论对方是老是少,是男是女,他直接就收了定金,然后掐指一算,不算算不算的对,算完之后便让对方给卦金,对方也不踟蹰犹豫,直接掏钱就给,倒也令人觉得颇为奇特。

        横江在众人身后,逗留了许久,这才来到了摊位正前方。

        摊位上挂着一块牌匾,上面写着“铁口神算,天下无双”四字招牌。

        那算卦摊位上的老板,自然也是仙门中人,他一见横江到来,却也不知这摊主心中到底是想起了什么事情,竟然连声高呼让横江快走。当横江站在摊位面前,不能动弹之时,那摊主就连生意也不做了,一个劲的吵吵闹闹,让人不得安生。

        仙门高手,道心虽高低的分别,却因为寿命比凡俗世人更为悠长,故而养气的功夫,绝非等闲。

        这看相算卦的摊主,也远非凡俗世间,那些算命先生可以与之比拟。

        摊主身上有丝丝缕缕的白色云雾,似玉带缠腰。

        仙气缠身,其修为至少也是纯阳仙人。

        可如今这纯阳仙人见了横江,却似是突然间神志不清,自衣袖当中拿出了锣鼓,摆着挂着,手脚并用,咚咚嗡嗡的翘了起来,敲锣打鼓之时,这摊主又摇头晃脑,口中念诵着谁也听不懂的怪腔怪调。

        周围仙门中人见摊主吵吵闹闹,疯疯癫癫,竟不觉奇异,反倒是一个个兴致十足,纷纷施展出飞剑传讯之术、纸鹤传讯之术、千里传音等等仙门传讯手段,呼朋唤友。至于街道当中往来的仙门中人,亦是围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奉神算又开始疯了,诸位道友快快来看!”

        “每次奉神算疯,都是因为遇到了让他惊喜不已之人。奉神算在三宝宙船里,是出了名的铁口神断,每卦必应。不过,奉神算却有一个独特的怪癖,那就是一旦遇到命格独特,亦或是面向怪异的道友,奉神算必定要疯一回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三宝宙船里的各方道友虽多,奉神算就算没有给所有人都看过相算过卦,却至少也曾见过几回。故而能让奉神算疯的道友,必定是近段时日,才来到三宝宙船之人。”

        众人议论几句,朝周围探查了一番,继而都将目光,落到了横江身上……、作者为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手机客户端,大量好看的小说下载离线阅读,大量小说免费任您看,切换字体,夜间模式功能齐全!下载方式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leishidushi(按住三秒复制)安装小说客户端!

分享到:
  • 上一篇:都市情爱3D网游《流星花园》10.11公测 下一篇:口述:玉米地里与婶婶偷情的情爱故事看见婶婶
  • 相关 情爱秘籍 资讯
    精彩图库
    • 爱美
    • 健康
    • 情感
    • 美体
    Copyrights © 2015-2016 粤ICP备10054658号-1 联系QQ:632167060
    本站除标明"本站原创"外所有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冒犯,请联系本站,我们将立即予以删除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