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“老司机”蔺德刚和他的情趣事业

  • 发表时间:2017-01-18 11:30 | 女性网 | 点击数:
  • 凤凰科技 白杨

    若用当下流行的网络语来形容蔺德刚,他是一名当之无愧的“老司机”。

    藺德刚,人称春叔,是情趣用品店春水堂的创始人。作为从事该行业已经近14年的“老人”,在其口中,让国人讳莫如深的两性话题变得如此自然,那些颜色艳丽、功能各异的情趣玩具更是成为他办公室中随意摆放的物件。

    从“性用品”到“情趣用品”

    1993年3月,中国第一家性用品商店在北京开业,从此拉开了中国情趣产业发展的大幕。2002年,蔺德刚在创办春水堂之前,曾仔细调查过线下的情趣用品商店,那时候线下店在全国分布已经非常密集,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镇、县,都有情趣用品商店。

    “线下门店都以单店为主,几乎没有连锁化;而且单店规模很小,一般都是十几平米;定价没有标准,大都是低档产品卖高档价。”蔺德刚告诉凤凰科技。

    夜色中的一家成人用品商店

    这类小店几乎是人们购买情趣用品的唯一渠道,正规的药店一半只售卖安全套,无法购买到其他类型的情趣用品。

    市场的混乱,与情趣用品行业见不得“阳光”不无关系。

    为什么这样说?一是政策方面,在80年代,公安部曾明文规定生产和销售跟性有关的物品是犯罪行为,后来相关政策才逐步放开,2003年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发文宣布仿真式性器具不再作为医疗器具管理。但直至今日,情趣用品在宣传推广方面依然受到诸多的限制。——藺德刚表示,“情趣用品”这个词都是在春水堂的推动下普及开的,之前人们习惯说“性用品”或者“成人用品”。“情趣用品”这个词更加具有正面效应。

    二是国人的性观念束缚行业的发展。在绝大多数人心中,“性”都是一件难以启齿的私密之事,所以即便要买情趣用品,也会偷偷摸摸的到街角的小店里迅速完成交易。

    但这些并没有影响到整个行业在“阴暗”中生长。

    情趣用品贴上“暴利”的标签,在过去,事实也确实如此。蔺德刚告诉凤凰科技,在电商将情趣用品从线下带到线上的前几年,这个行业依然处于暴利阶段,即使到了08-09年,商品还能够进价乘以4去售卖,但现在已经称不上暴利,最多就乘以2,毛利率在50%左右。

    虽然身处“暴利”行业,春水堂也没有肆意扩张。历经14年,春水堂如今也只有170人的规模。这主要受到了市场环境的影响。

    “发展的速度比预期慢了很多。” 蔺德刚称春水堂还是一家小公司,“整个市场的成熟进程比当时的预判要慢,原先我以为这个行业会随着年龄层次和社会财富的变化而迅速壮大。”

    两性话题的脱敏化

    情趣用品的接受程度没有蔺德刚想象的那么快,至少没有达到他预期的市场规模。不过,一直在等风来的蔺德刚,也看到了行业发展的契机:新生代的崛起让两性话题开始“脱敏化”。

    所谓脱敏化,是指人们开始会在公开场合谈论与两性相关的话题。蔺德刚认为,在80、90后中间,“屌丝”、“逼格”等词语成为高频词汇,其实也反映出这种脱敏化的趋势,因为这些词中,本身就带有生殖器官的描述,这在老一辈人那,是难以想象的。

    对蔺德刚而言,其对自己的事业也经历过难以启齿的阶段。他告诉凤凰科技,创办春水堂的前两年,别人问他做什么工作,他通常会说做电商的,再问具体做什么,就用保健品来回答。

    藺德刚希望人们谈论起两性话题的时候不再遮遮掩掩

    不仅是蔺德刚,春水堂的员工也面临同样的困扰,所以这一度成为春水堂招聘的一大阻碍。

    他说春水堂曾经招过一个中高层管理,他自己对这份工作及行业发展都非常看好,但是干了三个月却提出了辞职。原因是他的岳父无法接受,觉得没有面子,没法跟旁人介绍。

    “这种情况就没有办法。”蔺德刚谈起这段往事,依然觉得很无奈。

    蔺德刚花了两年的时间来适应这种尴尬,到了2005年,他已经变得非常坦然,在饭局上可以很自然的跟旁人介绍自己的工作,春水堂成名以后,蔺德刚更是成为一名两性关系“咨询师”,别人都会来咨询一些相关问题。

    而招聘员工的困扰,随着90后的成长,在近些年也已经基本消除,“现在有很多员工会觉得在春水堂工作是一件非常酷的事情,甚至有些年轻人通过微博私信我,说他想到春水堂来工作。”

    学习杜蕾斯做大众传播

    蔺德刚从身边朋友及员工态度的变化,感受到了整个行业的潜移默化。而这种变化,与春水堂的一些努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

    从2005年开始,春水堂就开始在时尚类媒体上进行曝光,蔺德刚认为时尚就代表着潮流,时尚媒体的阅读用户也都是年轻人,他们对新鲜事物更充满好奇,所以也更能接受性、性玩具这些充满荷尔蒙的内容。

    蔺德刚希望通过这种文化的传播,让情趣用品以及春水堂的品牌变得更加大众化。

    说到大众化,不得不提及杜蕾斯。经过多年的品牌营销运营,杜蕾斯的品牌属性已经远远大于安全套的产品属性,所以,人们在任何场合讨论杜蕾斯都会非常坦然,因为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一个尴尬的话题。

    杜蕾斯的一则微博营销案例

    在蔺德刚眼中,他也希望春水堂能够达到这种状态。2011年,春水堂投入人力开始进行微博运营,“春叔”的称号正是来自当时的微博运营团队。他们希望将春水堂的内容人格化,恰好赶上大叔文化的流行,于是把自己的老板包装成一位“怪蜀黍”。

    蔺德刚当时还认为,杜蕾斯的产品只有安全套,在情趣用品中是最传统的一个品类,而春水堂的产品更加丰富,尤其是性玩具这些,在传播上的爆发力应该会强于安全套。所以当时,春水堂还在微博上举办了一届段子手大赛,希望借此能增加影响力。

    但是,一方面是受限于企业规模,无法像杜蕾斯一样投入那么大的运营力量;另一方面是品牌调性的问题,很多人对性玩具虽好奇,但依然持有避讳的态度,最终春水堂并没有达到杜蕾斯一样品牌脱敏的效果。

    蔺德刚表示,品牌建设是春水堂的一个长期规划,要让品牌年轻化、正向化,让人们看到春水堂想到的是一些积极的概念,而不是淫秽的东西。

    带着情怀,去做情趣用品

    蔺德刚给春水堂的品牌传播立下两个规矩,一是刚性的法律不能违背;二是社会主流文化不能去挑战,要从思想上基于社会主流价值观,来正面的宣传它。

分享到:
  • 上一篇:悦跑圈携手老司机杜蕾斯跨界"开车",“安全完赛”定制装引轰动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相关 两性健康 资讯
    精彩图库
    • 爱美
    • 健康
    • 情感
    • 美体
    Copyrights © 2015-2016 粤ICP备10054658号-1 联系QQ:632167060
    本站除标明"本站原创"外所有照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冒犯,请联系本站,我们将立即予以删除!